为什么学历不一定值钱 但学区房却非常值钱?

地产圈club2017-12-11 15:48

杭州一位70岁的患癌老人花500万给孙子买学区房,却发现这套房子只有50年产权,根本落不了户。

这是近日钱江晚报上的一则社会新闻。报道的标题是:杭州70岁大爷500万买“假学区房”为孙子上名校操碎了心。

事情的来龙去脉其实并不复杂,雾里看花、上当受骗的“梗”有两个:一是跳单,即买卖双方撇开中介,二是签阴阳合同。动机则只有一个,贪。

这样的纠纷案例像传奇故事,把“学区房”这个老话题再度带回了公众视野。这些年来,作为开发商包装产品的一种惯常手法,“学区房”有炒作的成份在,但需求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在现实生活中,成交的天价学区房屡屡刷屏。已经形成一个成熟的地下产业链。

究其原因,学区房热度不减与精英教育思维密切相关。不仅仅是在中国,在中国人身上,学区房实际上是一个全球问题。这样的例子无处不在。在国外,这种情况也同时发生。一项调查数据显示:

从2007年到2017年这10年期间,进入美国社会收入前1%的精英阶层们的消费习惯发生了显著的变化:美国精英阶层花费在物质上的钱明显减少,普通中产阶层保持稳定。

精英阶层们把钱都花去哪儿了?数据显示,有一部分的花费在教育上。自1996年起,前1%家庭的教育开销增加了3.5倍,而普通中产没有变化。

学区房在此一轮调控之前,是各地政府高打高举的“害群之马”。投资商将学区房价炒到一个宇宙级的天价而下不来,而楼梯过道、三角多边、超小奇丑等等根本不可能居住的奇葩户型更是屡屡出现。

宏观调控以来,打压学区房的政策顺势推出。以北京为例,今年四月底当地教育部门就相继发布了7城区入学新政,向“学区房”放大招。

其中就有,明确入学“优先级”,2017年“幼升小”将根据学位供给情况和户籍、房产、居住年限等因素,探索单校划片和多校划片相结合的入学方式。效果如何,尚待进一步观察,但疯狂炒作的气势显然已经被压了下去。

而学区房再次成为热点,是由于近期的一波租赁新政热。广州、北京、上海等地相继出台住房租赁政策,中央层面亦推出相关的顶层设计政策。

租售同权、租购同权、购租同权,表达主体不同,内涵相差无几。这无疑使那些租房者看到了一丝亮光,似乎学区房概念已经不复存在。但细究起来,在同权的大前提下,其实仍然是有本地户籍、外地户籍、拥有产权房者、租房客以及学历、年龄积分等等不同序列的先后排序的。在优质学位永远紧张的情况下,这种同权形同虚设。

对学区房的需求与追捧,根本上是来自教育市场:家长之间竞向攀比的强大观念支撑,稀缺优质教育资源的配置失衡失序,以及房地产开发商的投机取巧与推波助澜。

结果呢?出现的是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精英教育思维的泛滥,以及对社会阶层固化和家族代际传承的持续焦虑,而学区房这种在相对公平配置优质稀缺教育资源时设计出来的变通之法就有了市场。因此,在中国特色的户籍之上,又附加一个区域内必须拥有住房的条件和门槛。

显然,教育的公平问题不解决、供给侧改革不深化,学区房就永远不会消失,最多是换个马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